婆婆

目前安雷only*极端雷右*安右雷区*雷左雷区
魔道已退。不删文 有篇太垃圾了转了自己可见。

生日快乐!
爱你!

本周日常
啊雷狮!雷狮杀我!
太可爱了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他好可爱……!
qwqqqqqqq安雷快去结婚

【…………………………😭脑中完全没有学习

【安雷】校园两三事

*学院pa ooc严重 ooc严重 ooc严重
*安雷only
*很多东西是我瞎编
*半夜写完的脑子不好请大家捉虫


一.
酒吧,这个地点注定与一片狂乱联系在一起,任何酒吧都无一例外,男人兴奋的低吼与女人性感的低吟交缠,黑暗中游走着一片淫靡。
交错的艳丽灯光中,卡米尔坐在吧台旁刷着五三,偶尔抬头看一眼死命灌酒的雷狮,饶是他内心也有一句妈卖批。
这并不是雷狮第一次跑出来买醉,这也并不是卡米尔第一次来酒吧,但这是雷狮第一次把他拉来酒吧买醉。
卡米尔喝了一口雷狮给他买的牛奶,甚至懒得去思考今天大哥的一反常态——反正肯定和某位学生会长有关。
“卡米尔——”
喝了半天闷酒的雷狮终于有了声响。他一开口,浓郁的酒气当面扑来,卡米尔甚至不敢想雷狮到底喝了多少。他不是没有制止雷狮自虐一般的酗酒行为,然而制止的效果反而让雷狮喝的更凶,他也只好作罢。
“——你说安迷修这傻逼什么时候才能开窍啊?”雷狮没有等到卡米尔的回答,自顾自地接了下去。
就说是和某位有关吧。
卡米尔在内心深处往害大哥出来酗酒的罪魁祸首安迷修身上疯狂扎刀。

二.
雷狮喜欢安迷修,这是全凹凸中学都心照不宣的事。
当然,这个全凹凸中学并不包括安迷修。
雷狮是个转校生,照小说的套路讲,转校生来的时候都风云突变,电闪雷鸣,恨不得此刻徒生异变地动山摇。但在现实中不是如此,转校生往往小心翼翼地缩着走,怕引起新同学的不满,也不敢太招摇引来霸凌分子的注意。
但或许雷狮就是小说里出来的人。
打铃前三分钟,紫色的玛莎拉蒂闪电似的飙到校门前。不久,车上慢悠悠地晃下来一个黑发少年。
少年的头上扎了条白色发带,上面还印着个巨大的金黄五角星;一头黑毛散乱着,米白色的风衣大咧咧敞开,里面穿着的黑色紧身衣把他的美好身材一展无遗。搭配上那张脸,估计这位新人接下来要血洗表白墙了。
标准的玛丽苏小说男主登场方式。
这个时候就需要貌美如花的风纪委员女主拦下男主,把男主记到违纪小本本的同时被男主的美色所收买,从此开展一段虐恋情深的故事。
然而安迷修不是貌美如花的女主,他也没有被雷狮的美色所收买。
“同学,进学校要穿校服你知道吗?”校门前,和女主一样管纪律的学生会长安迷修伸手拦住了这位看着就不好惹的主,“还有学校不允许带耳钉,强制穿运动鞋——你真的读过校规吗?”
“不知道,没读过。”雷大爷冷冷地回答了这位安会长,强撑因昨晚通宵打游戏而半闭不合的双眸打量他,要把这个多管闲事的家伙的脸记住以后好找麻烦。
他以为拦住自己这人会戴着个智障一样的黑框眼镜,满脸青春痘,一举一动都是十足的书呆子意味。可眼前的人与以上形容全然不沾边,校服宽宽大大的罩在身上却也不显肥胖,脸上白白净净的,一看就给人读书人的感觉,但绝对不会觉得是书呆子,蓝绿色的眼睛仿佛一汪静谧的湖水。雷狮便不由得纳闷:人长的挺正常的,怎么就傻了呢?
或许是雷狮的回答太过于恶劣,一直好言好语询问的安迷修的安迷修脸也抽了抽。
见面前的学生会长表情塌了,雷大爷忽然玩心大发,起了逗老干部生气的念头。他眯起眼,刻意拖长声音说:“那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呢?”
但老干部安迷修出乎雷狮意料地并没有生气,只是冷静地丢出回复:“操行分五分,检讨一千字。”
“同学,我是新生,这样不适合吧?”雷狮说着,向安迷修欺了一步。往常这种迟到惩罚随便过,他一概不理,可检讨……
雷大爷拒绝向浪费时间的检讨低头。
安迷修原地不动在本子上不知奋笔疾书些什么,两人也就一直僵持着。正当安迷修写完了想开口讲话,一阵刺耳的铃声打断了他。
“叮铃铃铃——”
短促而聒噪的铃声结束,安迷修在本子上迅速地补了几笔,对面前的新同学露出了一个老实巴交的微笑后说:
“同学,不好意思,你现在还旷课了,分我就不多扣了,检讨增加到一千五百字就行。”
这两人的梁子就在这时候结下了。
他们那时还不知道,这的的确确是一个爱情故事的开头。
虽然这时他们还没有爱上彼此。

三.
雷狮真正开始喜欢安迷修是在一个普普通通的上学日。
虽然凹凸高中是明文规定禁止学生在校期间熬夜的,但是你雷大爷似乎就和规定这个词挂不上钩,每夜游戏玩到四点没得说,玩过头了干脆不睡觉,洗把脸背个包就去上学。
然而事实告诉我们,熬夜对身体真没好处,饶是健康如雷狮在凹凸峡谷一夜游后也开始出现头脑发热双眼昏黑等发烧常见现象。
“大哥,你不会发烧了吧?”卡米尔看着雷狮第三次走路撞柱,忍不住发问。
“没事……我去睡会,放学了你来叫我。”雷狮摆摆手开始往天台走,“你去上课。”
卡米尔担忧的目送雷狮身影摇摇摆摆地消失在天台入口处,内心剩下半句话没说完:今天安迷修值周,大哥你旷课还是小心点。
应该没事吧?

生病的人睡觉都不安稳,雷狮也不例外。他睡得昏昏沉沉的,但又意外的保持了半梦半醒的状态。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觉得恍惚间好像有人拍了拍他的脸,喊了几声他的名字。
是谁?
那人见他没有反应,似乎又低声说了什么。雷狮眯着眼努力想看清他的脸,但似乎是烧的太严重了,大脑根本无法思考,入眼只有一片模糊。
眼前的人脸忽大忽小,清晰了一会又幻灭了,在对方离开时,他只能看清一撮棕色的毛。

再醒来时头部的肿胀感已经消去,卡米尔在旁边快急疯了,拿着药片和胶囊一股脑往雷狮嘴里塞。
“嘶——”被卡米尔送到嘴边的热水烫到,雷狮吃痛,脑袋也清醒了不少,“你大哥又不是要死了,这么急做什么。”
“现在是38度,”卡米尔用看不要命的人的目光瞪着雷狮,“如果之前没人给大哥做了处理,现在大哥或许已经在抢救了。”
“做处理?”
雷狮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盖了件明显不是卡米尔的号的外套,头上也敷了条散着余热的毛巾,旁边的热水瓶和药品更不可能是卡米尔刚才就拿过来的。
“是谁?”
雷狮哑着嗓子问卡米尔,理所当然的,对方摇了摇头。
不是卡米尔?那么就是那个中途来过的人了,那个人到底是谁呢?连脸都没怎么看清——
雷狮挣扎着想站起,却被校服绊了一下。
对,校服。
雷狮看着那件洗得稍稍脱色了的外套,忽然感叹自己该真不会是烧傻了吧。
明示了啊。整个凹凸中学如此热爱校服,甚至能把校服洗到脱色,只有那一位。
那一瞬间雷狮心底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牵动了。
雷家的教育使他从小淡漠亲情与温暖,甚至忘记如何去爱一个人,拒绝把一个人装在心里。
为此,他把自己的心制造成冰天雪地的荒原。任何试图靠近的人都会望而却步,在凄风厉雪中落荒而逃。
而安迷修现在对他的好,就好似温暖的和风吹入了冬日的西伯利亚。常理来讲是不可能,可这缕微风就是顶着世界上最猛烈的高压的肆虐,吹入那荒芜的永冬领地,似要唤起那枯朽的一切的苏醒。
它也做到了。
因为心底的琴被拨乱了,就永远不会停止奏响。
下午雷狮请了个病假去医院吊水。第二天早上雷狮来学校时,破天荒地穿了校服。
虽然不是他自己的。
雷狮径直晃到在站门口的安迷修面前,提着袋药一脸笑意的看着他,也不说话。两人如此气氛微妙的僵了许久后,安迷修打破了沉默。
“病好点了吗?”
“不好我来看你这张脸?”雷狮把药拍到安迷修手上,又接着说,“有两件事告诉你,一件,就是谢谢你昨天给的衣服,毛巾和药。”
“还有一件,就是——”
“我喜欢你。”
雷狮说完后,饶有兴趣地观察安迷修的反应,希望知道自己的表白能对安迷修起到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效果。
安迷修的表情一瞬间变幻莫测,在雷狮觉得他要端不住架子骂自己时,安迷修说:
“恶党,别闹了,不好玩。”
居然没有想象之中的极度厌恶,见好就收的雷大爷惬意地晃走了。他眯着眼睛想,似乎,撩到安迷修,也并不久远了?
当然,这是雷狮在被“别闹了不好玩”重锤了十四次之前的乐观结论。

四.
卡米尔看着自家大哥嘟嘟囔囔的醉倒在吧台上,不免心疼,在心中又把安迷修戳刺了百来遍。
“大哥,我们回去吧?”卡米尔试探地问。
雷狮是真的醉的分不清天南地北了,听见卡米尔叫他,直愣愣地在那坐了会,又趴下了,嘴里念念叨叨的全是安迷修。
安迷修在卡米尔内心已经不成人形了。
对了,醉酒,说不定可以叫安迷修来接……
虽然卡米尔内心对安迷修有万千不爽,但雷狮喜欢安迷修的事实就摆在那,洗无可洗。
叹了口气,卡米尔摸出了雷狮的手机,不出意外的找到了安迷修的电话,摁了拨打。
要把大哥打包送给智障的感觉真的很复杂。
于是一脸复杂的卡米尔抱着复杂的心情把耳朵凑近了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
没等电话里那个女音说完,卡米尔冷漠的挂了电话。
呵呵。

最后卡米尔还是把雷狮带去了安迷修家。
以醉酒无法回家的名义。
卡米尔自己都觉得这个理由十分扯淡,但更扯淡的是,安迷修信了。
看安迷修架着醉酒的雷狮,脸上心疼和愤怒交杂时,卡米尔就真的很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两个相互喜欢的人,在一起前能闹出这么多事来。
不过现在好了,大概过了今晚这两人就可以生米煮成熟饭了,卡米尔冷漠的跳上回家的的士时想,从今以后再也不用在酒吧喝牛奶刷五三了,真好。

雷狮是被安迷修家的木沙发硌醒的。
他的意识还停留在在酒吧买醉的阶段,现在一睁眼进了间完全陌生的屋子,一时间缓不过来。
直到安迷修端着个碗从厨房里出来,雷狮才反应过来。
“你醒了?喝点醒酒汤吧,我第一次做。”安迷修把碗放到雷狮面前,见他不动,索性开始喂他,“卡米尔说你今晚住我家。”
之后便是长久的沉默。好像他们两个在一起就很容易尬场,多少次了都是如此。安迷修这么想着,看着乖乖喝汤的雷狮,心中暗暗感叹,这样就很可爱很好嘛。
这个危险的念头出来,安迷修都被自己吓了一跳,喂汤的手都抖三抖。
被喂的雷狮哪里懂安迷修的这些内心戏?他现在脑子里一片迷乱,明白自己要干什么,却又不懂怎么办,他想得到认可,却也不想再度被拒绝。
最终,在酒精的作用下,压抑不住内心的冲动,雷狮还是问了出来:
“安迷修,你是知道我喜欢你的吧?”
那个吹着汤的人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旋即无事发生一般笑着说:“别闹了,不——”
眼见第十五次重锤就要落下,雷狮抬手捂住了安迷修的嘴:“你知道我不想听这个。”
安迷修不说话了,他细细地看着雷狮的因酒精而变得酡红的双颊,看着他毫无波澜的眼瞳——那双眼睛真的太过于平静,以至若不是扑面而来的酒气,安迷修简直怀疑雷狮其实是清醒的。
多看一秒,都是在多向禁区跨近一步。安迷修内心警铃大作,他知道他清醒着,但他的神志其实和眼前醉糊涂了的人无二。
最终安迷修别过眼,转移了话题:“酒醒了吗?醒酒汤似乎很有用。”
然而,雷狮并没有给安迷修转移话题的机会。他猛然从沙发上跃起,扯过眼前人的领子就开始接吻。
这是一个粗暴却又浮于表面的吻,双方仅仅是浅尝辄止,甚至可以说只是嘴唇轻轻碰撞。如此蜻蜓点水的一个吻,擦出来的火花,却足以将此刻位于混乱中心的两人燃烧殆尽。
“有没有用,你自己尝尝不就明白了?”一吻罢,雷狮目光紧锁着安迷修的脸,想与他对视,想从他的眼睛读出些许情绪来。会是欣喜,害羞,还是……愤怒?
这个小动作并没能维持太久,因为下一秒,他就被安迷修推倒在了沙发上。旋即安迷修欺下身来,两人呼吸交缠,室内清新的空气也夹了那么些许暧昧的意思。此刻他可以直视安迷修的眼睛了,那曾经平静的一汪湖水现在翻江倒海,蓝绿的眸子中满是狂暴。而双眸的主人挂着看似毫无恶意的笑容说:
“看来,并不是特别有用。”

第二天,面对似要切腹自尽的不断道歉的安迷修,动一下腿都困难的雷狮老半天只能憋出来一句话:
“滚去帮我请假。”

卡米尔看着大哥空了的座位,再看看眼眶下挂着黑眼圈的学生会长,在内心把只剩骨架的安迷修吊起来鞭尸。

五.
那碗其实是酒,不是醒酒汤。
因为它让我以后的生活,都沉沦在你的一举一动中。
我烂醉如泥。



*高压那里如果不对别打我……我地理真的很差

五年级的晓星尘学长有女朋友了吗【三】

hp设定 巨型ooc预警
今天有事更晚了∠( ᐛ 」∠)希望你们能喜欢

五年级的晓星尘学长有女朋友了吗
101L【谈恋爱不如学习】
楼上我觉得你就算是晓星尘正牌女友也要被薛洋取代上位了
而且你还不是(´・_・`)

102L【小星星亮晶晶】
我不管我就是!
【晓星尘的女人绝不认输jpg.】

103L【我的望远镜超厉害】
话说你们真的都写完作业了?
我现在还在苦苦思索占卜作业要怎么瞎哔哔

104L【看到我请叫我去写魔药作业】
看我id说话
我觉得我这条狗命都是闺蜜给的

105L【蛇院最好辣】
大家散了散了吧,赶作业先
保命要紧
我的魔法史论文还差三英尺,这一晚上全在帖子里八卦了(;´༎ຶД༎ຶ`)

106L【不想学变形术了】
我觉得我们真的是拿生命在八卦了……

107L【匿名用户】楼主
卧槽早上起来发现这个帖子上了热门!!!
我以为这个帖子只有我们几个人,没想到这么多人在潜水的吗???
好吧那打个找女友广告啊,有意私聊我呗,我超帅的( ・᷄ὢ・᷅ )

108L【看到我请叫我去写魔药作业】
楼主你还有力气打广告,我赶了一晚上作业身心俱疲
肾虚,有时是在过度疲劳之后,就好像身体被掏空

109L【薛洋的小虎牙】
你们平常都不写作业的吗?

110L【蛇院最好辣】
有手机玩谁会想着写作业啊
作业当然是上课前再写啊

111L【不想学变形术了】
别说了,我现在还在赶呢,昨晚倒在床上想着我只躺一下的,然后就标准结局了
不过我相信在图书馆努力一早上我一定能写完的!
虽然可能会变成去图书馆睡觉

112L【看到我请叫我去写魔药作业】
过来人告诉你,你今天早上应该就是睡觉了

113L【匿名用户】楼主
晓星尘和薛洋今早都有什么课啊
话说我们这个贴什么时候变成晓薛818了

114L【不想学变形术了】
不是一直都是晓薛818吗【不解jpg.】

115L【小星星亮晶晶】
小星星今早没有课的,但本女友课排满了
【苦酒入喉心作痛jpg.】

116L【谈恋爱不如学习】
好了大家都先上课吧
【想学习想的睡不着jpg.】

117L【蛇院最好辣】
沉迷学习,日渐消瘦

118L【不想学变形术了】
在图书馆睡得迷迷糊糊被打醒了好气哦
图书协管员好凶啊qwq
明明只是个三年级你凶屁!【难受jpg.】

119L【不想学变形术了】
卧槽??!!
这差别待遇啊我不服的!!!我靠!!!小妹妹你不能因为晓星尘长得好看就这样!!!我很不服!!!

120L【小星星亮晶晶】
关于小星星??
什么事啊快说快说

121L【我的望远镜超厉害】
我嗅到了八卦的气息

122L【不想学变形术了】
好吧分享一下我的惨痛经历
层主很早就去图书馆占了个好位子来赶作业,立志做新世纪好巫师
然后就趴着睡着了
然后当楼主做着写完作业的美梦的时候,协管员小妹妹就把我打醒了:(
虽然我很难受,但我不敢肛她;(
然后我意外的发现对面坐着晓星尘和薛洋诶!而且薛洋把头枕在晓星尘肩膀上睡着了,几缕散淡的阳光映射在他们身上就给了我一种圣光笼罩的错觉啊qwq太好看了啊
真的像画一样啊w(゚Д゚)w

123L【蛇院最好辣】
听着楼上的描述我已经脑补出了那美好的画面(///▽///)

124L【匿名用户】楼主
这两个人应该是在一起了吧
而且我很想问协管员打没打薛洋

125L【谈恋爱不如学习】
来看帖子的你们都不听课吗!真是对学习爱得不够深沉!
好吧我也为了看帖子不听课了

126L【看到我请叫我去写魔药作业】
我觉得没打
协管员:我不要命的啊

127L【不想学变形术了】
我沉浸于这美好的画面的时候忽然意识到:薛洋在睡觉!那协管员就会伸出罪恶的手打他!那他们就不会继续秀了!那我就没有福利看了!
没有就没有了,待遇要公平,睡觉被打醒超气的:(
然后这个协管员好像很犹豫要不要打…如果她打了我就可以前排美滋滋围观薛洋手撕协管员了:)
当这个协管员准备匡扶正义打下去的时候,晓星尘忽然举起一张小纸片,这里还不得不痴汉一下他写字好好看啊(·﹃·),写了“阿洋很累了,可以让他继续睡吗?”,还附带了一个略有请求意味的超温柔的微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活了这么久忽然就懂了什么叫做如沐春风啊qwq
然后这个协管员脸红扑扑的点点头就走了……smg???协管员你应该匡扶正义啊!我觉得我被你打了我好亏啊!你不能因为晓星尘长得好看你就这样啊!
好气哦(♯`∧´)这个看脸的世界

128L【小星星亮晶晶】
我的天哪小星星的笑!麻麻我要当协管员!
老公别乱撩拨外面小妹妹的心弦了,我要吃醋了
或者你旁边那位要吃醋了

129L【谈恋爱不如学习】
协管员:美色当前,正义是不存在的

130L【我的望远镜超厉害】
我的天,阿洋这个称呼有点可怕了

131L【关爱留守儿童】
无法想象晓星尘叫薛洋“阿洋”的情景,太犯规了
【鼻血直涌jpg.】

132L【薛洋的小虎牙】
我也想叫他阿洋啊嘤嘤嘤,我也想让他枕着我的肩膀睡觉啊嘤嘤嘤

133L【匿名用户】楼主
不存在的,那是别人的男朋友了
【doge脸jpg.】

134L【蛇院最好辣】
赤,赤鸡!
忽然很想翘课去图书馆围观

135L【看到我请叫我去写魔药作业】
我也想……
麻麻为什么别人谈恋爱我会无心学习啊QAQ,这不对吧

136L【小星星亮晶晶】
先听课吧,反正也看不了
【认命jpg.】

137L【蛇院最好辣】
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orz

138L【不想学变形术了】
卧槽
我被秀了一脸

139L【我的望远镜超厉害】
敲碗等八卦

140L【薛洋的小虎牙】
敲着狗碗等着狗粮
mmp第一节课怎么这么漫长,想死

141L【不想学变形术了】
被协管员敲醒后的我奋笔疾书,然后对面的薛大爷一直在睡觉
终于在我准备赶完作业时,薛大爷要醒了
他就忽然小小的抖了一下,然后就发出了刚睡醒的人限定的那种软绵绵的“唔嗯”声,还在晓星尘脖颈上蹭了几下,才懒懒的睁开眼,不懂怎么说,有点像猫吧(・_・
接下来是狗粮时间:)
晓:醒啦,睡够了吗?(^-^)
薛:没够,还要睡(-_-)
晓:别睡了,还没写作业啊(^-^)
薛:作业这种东西不写也无所谓的(= ̄ ρ ̄=) ..zzZZ
晓:阿洋醒醒了,写作业:-<
薛:道长你这个人好烦啊……我写就是我写就是啦!( ̄^ ̄)ゞ
晓:阿洋乖,写完我们就去吃糖
顺便说一个细节,晓星尘在薛洋睡觉时不管是看书还是写字动作幅度都很小的!我以为不发出声音已经是高端操作了,没想到还有更高端的,就是怕自己的动作抖到正在熟睡的人,是我输了

142L【匿名用户】楼主
天哪……我明白为什么我是单身了……教练我想学这种高端操作!

143L【我的望远镜超厉害】
教练:学个屁,教练也不会

144L【薛洋的小虎牙】
我的天哪薛洋这起床的反应真的不要太可爱了好吗那小猫一样的感觉一定不是错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还蹭两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是谁,我在哪jpg.】

145L【蛇院最好辣】
我觉得我要失血过多死亡了……还能更可爱吗!
还有一个重点在于作业啊哈哈,薛洋这明显就是惯犯了吧
薛洋:居然还要写作业的吗?

146L【看到我请叫我去写魔药作业】
可是人家不写也能考得不错啊
这就很尴尬了

147L【小星星亮晶晶】
哇身为小星星迷妹承认这只薛洋超可爱
话说道长是什么鬼,这称呼哪来的

148L【薛洋的小虎牙】
这个是之前他们关系还不好的时候,洋洋就骂晓星尘像个臭道士一样整天叭叭叭的,然后他俩关系好后薛洋说想要比较亲密的称呼晓星尘,理由是直呼其名很见外
【我觉得洋洋你就是想喊小星星吧
然后晓星尘说:“那就用你以前叫的那个吧,好像是道……不记得是什么了,你还记得吗?”
他们当时在走廊上聊天,晓星尘声音不算大,但是忽然走廊就安静了,特安静
然后洋洋就一脸惊慌:“道……道什么我也不记得了啊……哦好像是道长!对没错就是道长!”
反正我第一次见洋洋惊慌的表情啊哈哈迷妹视角真的要多可爱有多可爱了,走廊上的人都很给面子的在憋笑,因为大家都不敢笑出来
仿佛施了无声无息咒

149L【我的望远镜超厉害】
薛洋:你笑?你笑出来试试?你敢笑出来我就敢明天让你的尸体挂在礼堂吊灯上

150L【不想学变形术了】
空气中弥漫着恋爱的酸臭味

协管员是我瞎扯的 大概就是志愿者吧……